臻贞

致虚极 守静笃

一个人,一个世界

有没有那么一个地方,不需要假面待人,我可以纵情的做我自己。开心就笑,伤心就哭,害怕就退后,喜欢就靠近,不用遮遮掩掩,不用考虑前因后果。我就是我,即使差劲,就算一无是处,一无所有 我依旧能没心没肺的傻傻笑着,告诉自己“没事!一切都会好的”多想变成一粒尘埃,无足轻重,被人忽视。自由的飘荡,为什么要聆听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?随心随性,听从心底花开的声音不是更轻松吗?为什么要做木偶人,随人摆动,条条框框,跳不出,逃不了,内心撕扯又如何?木偶就是木偶,宿命如此。木偶哭了,有人同情,有人嘲弄,却没人懂。人人只会嘲弄,木偶人的悲哀!是不是,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鸦片?一旦吸食,终将上瘾。即使厌恶,却摆脱不了。悲伤逆流成河,吸食痛苦上了瘾,是疯子还是什么?如果可以,能否舍我方寸之地,让我一个人笑,一个人哭。没有同情,没有痛苦,没有苦闷,没有徘徊,甚至没有欢笑,没有幸福,没有惊喜。就让我一个人,一个人呼吸,一个人。我只想和自己在一起。没有规则,没有,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需要有。但我拥有我,我有一切。离我远点,世界。

评论(13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