臻贞

致虚极 守静笃

坐在前往裴家营的大巴上,向同行的两只小猪吹嘘自己一定兴奋的睡不着,结果细数着一路的路标牌,数着数着就光顾着点头了。再次醒来已过了景泰,逼近武威,张望着车窗外不一样的风土,除去大西北贯有的风貌,别有一种广袤。带去的绿胖子更是兴奋,不肯安静的呆着,非要滚来滚去“砰”一声,一阵诱人的香气散发出来,这下总知道安分了,静静的卧在我脚下。申小鬼为此笑了一路,“让它不安分,自己要跳楼,这下好了吧,绿胖子变成了红胖子……”我撇撇嘴“绿胖子还怎么面见赵小猪的爸妈啊”一面尴尬一面偷笑,不知过了多久,赵小猪一副大哥范“小弟们,等我发出号令,咱们就下车”鄙视着她的得瑟,却连连点头。“裴家营到喽”匆匆下车,尽收眼底的是望不到尽头的成片农田,环绕四面的山峰,湛蓝湛蓝的天空上点缀着的白云。热情的赵叔叔早已开车到村头等着我们,做上小车,驶向赵小猪家,看着道路两旁忙碌的阿姨叔叔,不由得笑着,我知道,一定会有不一样体验。在家的阿姨做了武威的特色面食——扁豆饭。什么节食,什么窈窕,美食面前,咱们就此别过~饭后,走出庭院,等待着被友人讲成一朵花的晚霞,可惜它偏偏在我要看的时候,害了羞。却是望到了落日,追赶着想在它落山前定格画面,选了一片空旷地停了下来在落日将逝前让它停留在我的相册里,满足的回去“张夸父,来来来,让我看看你的成果”一路调侃一路嬉笑。回家后抱着电视的三个人就像许久未进食的饿兽盯着猎物,广告也看的津津有味。假装很懂的样子“嗯!这个广告拍的不错,有创意”“这广告有病吧,太没意思”同意的时候应和两句,不同意的时候白对方两眼争论一番。直到三个人的眼皮都开始打架,才愿入睡。

第一站,大靖。

吃过阿姨专门做的卷糕,奔赴大靖。看了看承载着赵小鬼记忆的中学,尝了尝当地炭火烧烤,决定去拜访青山寺。

第二站,青山寺。

越过大靖新城,穿过马路,踏进沙漠,赵小鬼指着不远处的几座庙宇告诉我们,那便是青山寺。与家乡的寺庙相差无几,独是感叹聪慧的古人是如何在这沙漠之中铸起见庙宇。得知其建于元代,毁于明代又重建,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。

第三站,土长城。

顺着土长城向远方望去,却怎么也看不见尽头。“这儿已属于古凉州的边境,是不是觉得很荒凉”解说员赵氏在一旁问道,我和申小鬼点点头。怀顾四周,不知道这片不毛之地上曾上演过什么,定有战争,有徭役,更有温情。

第三站,腾格里沙漠。

真正到的并非腾格里,只是属于它的一个沙丘。见过家乡很多地方的沙丘,独独没想到真正的沙是这般的柔软。索性与同伴们脱掉鞋袜,赤脚踩在沙面上,留下一串串脚印。躺在沙床上尽享阳光,蓝天,白云,凉风带给我的美好心情。见惯了兰州灰蒙蒙的天,突然换了妆,难怪叫人目不转睛的想要记录下来。

第四站,昌灵山

昌灵山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便是舍身崖。相传玉皇大帝为探测祖师爷的诚心,派下一名美貌女子作为诱惑,或与美貌女子结为连理或舍身求法。祖师爷一心求仙,跳下悬崖,终成仙人。重爬舍身崖,虽两旁有铁索做护栏仍觉险峻万分。难怪祖师爷诚心感动上苍,终成正果。

坐在开往兰州的大巴上,转身向后车窗望去,两旁的风景飞速转换,裴家营渐成黑点。恍惚间觉得就像一场梦,走了一遭从未走过的路。梦醒后,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庆幸的是梦里的一切我都记得,那是一副涂满了我们坐在小三轮上听风的兴奋,涂满了在田埂边追逐的欢快,涂满了闻声跑到村头看大队放映电影时的欣喜的七彩画。

坐在宿舍里翻阅拍下的相片,全是笑脸,又陷入回忆的漩涡。满满的幸福,这种感觉真好。
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