臻贞

致虚极 守静笃

站在西关什字焦急的等着135路公交,恰巧碰到一个叔叔问路,偏偏也是135,就这样一块上车聊了起来。第一句话便是“姑娘,有男朋友了吗?”我笑了笑说还没有呢。“那就对了,现在千万不要谈恋爱,等工作稳定了,你再找才好。男朋友啊千万不能看他帅不帅,没用!要看他有没有头脑,这才最重要……”没想到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他竟然已经63岁,坐车去雁滩聚金家园看大门,听得出走南闯北的经历已渗进他的言语。三言两语便说到了心坎,叔叔说我让他想起了他17岁孙女,我也是看见了父亲的影子才对他讲了那么多的家事。1953年农民出生的他原本是生产队队长,生产队解散后就到各处去打工,如今跑不动了,就在兰州找了给看大门的活,一来自己的吃住解决了,二来不断的接触不同的人,不至于让社会给淘汰了。我说叔叔有这样远见的想法,到现在还到处跑真好。陌生的人总会给人异样的惊醒。下车后,我们像老朋友一样挥手再见,目送着车辆远行,我才走向我的目的地。转身后,或许再难相见,还是想说陌生的人,愿你一切安好。


评论